您的位置: 首页  »  优质文章  »  怨恨了刽子手婆婆一辈子,我才发现,我也是个刽子手

怨恨了刽子手婆婆一辈子,我才发现,我也是个刽子手

图片来源网络

文/紫藤萝心

01

那年,22岁的我嫁给丈夫刘安定那天,晋中的雪很大,天很冷,可我的心里却很暖。因为我的丈夫刘安定长得非常高大帅气,而且还有一身过硬的木匠本事。

那个时代,是木匠最好的时代。

因为有这手过硬的木匠活儿,刘安定几乎承包了方圆十里八乡的木匠活儿,家境也比较殷实,家里的日子比村子里那些靠在泥土地里刨生活的普通农民强多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十里八乡喜欢刘安定的姑娘很多,可刘安定偏偏相中了我,只说他感觉自己跟我很有眼缘,自认识后,他就常常约会我,抢着去我家里帮忙干活,我父母对他也很满意。

一来二去之间,我们的婚事,就定了下来。

刘安定不仅长得帅气,对我更是百依百顺,所以,嫁给他,我百分百满意。

若说这桩婚事的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彼时,我的婆婆并不是刘安定的亲生母亲,而是继母。人家都说,婆媳关系不好处,我当时就想,像我这种婆媳关系,更加尴尬,肯定更难相处。

好在嫁过去之后,我发现,婆婆总是笑盈盈的,人也很和善,我便慢慢放下了心。

02

婚后第一年,我就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全家都特别高兴,尤其是刘安定,但凡在家里的时候,就喜欢抱着儿子哄儿子,还常常去镇子上买些那个年代特别稀缺的牛肉、羊肉,煮了汤让我补身体。

我沉浸在当妈妈的喜悦中,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爱人在侧,亲生孩子在旁,这恐怕就是最幸福满足的事情了吧!

儿子1岁那年,我又怀孕了,原本我觉得儿子太小,不想留下这一胎,刘安定也支持我,说等我想生了,再生个二胎。

可去了医院检查后,才得知我这次怀的,是一对双胞胎,而且孩子很健康。

刘安定当即在医院的走廊里,就紧紧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呢喃着说:“媳妇,我特别喜欢娃娃,这次还是两个,咱们就生下来吧!”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因为在听到双胞胎的那一刻,我就非常欣喜,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这辈子会与双胞胎结缘。

03

这一次怀胎,比第一胎怀儿子辛苦很多,熬过了前面3个月的严重孕吐,又熬过了后面几个月的大肚子造成的腰椎刺痛,坐骨神经痛,终于在那年的冬天,我顺利生下了双胞胎女儿。

这一对双胞胎女儿,简直长得一模一样,尤其是那一双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们,我的内心就涌起了无限的柔爱。

我时常想,上天真是待我不薄,赐予我一个可爱的儿子,现在又给了我两个温暖的小棉袄,作为女人,我这辈子,真的是无憾了。

有了双胞胎女儿后,刘安定干活的劲儿更足了,家里常常就只剩下我和婆婆。

白天我们在一起带娃,到了晚上,婆婆就回到隔壁院子里的老房子去睡觉。

只是,很快,我就发现,我一个人晚上要照顾三个孩子,实在太累了,加上那个时候奶水也完全不够两个女儿吃,在婆婆的建议下,我便将身体更强壮的小女儿交给了婆婆,晚上由婆婆带着,去老房子睡觉。

图片来源网络

04

每天早晨,看着婆婆抱着还不足满月的小女儿,笑盈盈地从隔壁走进院子里,我心里就很感激,感激她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孙女,仍然这么尽心。

只是,半个月后的这一天,当婆婆再次抱着小女儿过来时,我敏感地察觉到,婆婆有些不对劲,她的眼神一直闪烁不定。

看到小女儿后,我更是吓到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婆婆今天抱来的孩子,虽然看着和我的女儿大小差不多,但是皮肤却要黑很多,而且,跟女儿长得,完全不一样。

我断定,婆婆抱过来的,根本不是我的小女儿。

可无论我怎么追问,婆婆都一口咬定,这就是我的女儿。

我自己生的娃,难道我会认不出来吗?我的娃在哪里?”我终究忍不住,冲着婆婆咆哮起来。

婆婆顿了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抱起带来的孩子,低着头啜泣着跑开了。

05

那天,晋中地区的雪下得非常厚,到了下午,在邻村干活的刘安定终于赶回了家。

听到我的声泪控诉后,他气喘吁吁地跑向了隔壁院子。

没一会儿,刘安定无精打采、步履踉跄地迈着步子回来了。

“咱们的娃呢?”我冲着刘安定喊道。

在刘安定半带着哭腔的叙述中,我才知道,我的娃昨天晚上就离世了,而刽子手,正是婆婆。

昨天夜里的雪一直很大,婆婆总觉得她睡的那个屋有些冷,除了给我的小女儿包裹小褥子,还给小女儿身上盖了一层厚厚的棉被。

等睡到半夜时,婆婆无意中摸到了小女儿的小手,才发觉小女儿的小手早已经冰冰凉,婆婆大惊,这才发现,小女儿嘴唇铁青,脸上早已经没有了血色。

她再看了看压在小女儿身上的被子,这才发现,被子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遮住了小女儿的嘴唇,而小女儿,就是这样被活活压死闷死了。

那个年代的晋中农村,还特别重男轻女,生了女孩直接送人,或者扔到田埂地头的多得是。

婆婆怕我生气,便在天蒙蒙亮时,在附近的村庄里,寻得了一户人家不要的弃婴抱了回来,谎称是我的小女儿。

06

得知事情的真相,我气得将牙齿咬到咯咯响,发疯似地冲到了隔壁院子。

“你还我女儿命来!”我声嘶力竭地吼道,眼泪早已经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对不起,翠兰,你之后,就将这个孩子养了吧,也许你的心里会好受!”婆婆还打算将她抱来的女婴交给我。

那一刻,我的心里又怨又恨,我失去了亲生女儿,婆婆却指望我养一个她抱来的女婴。

我转身头也不回地回到了自己院子里,趴在刘安定的肩膀上,狠狠哭了一通。

婆婆本来就是刘安定的后妈,在他12岁那年,婆婆来到他们家里,任劳任怨,操劳了半辈子。

后来,刘安定的父亲去世后,刘安定原本打算照顾婆婆到终老,却不想出了这事儿。

这之后,我们两口子就再也没和婆婆说过话。

即使后来,婆婆每次做了好吃的,譬如包了饺子,做了红烧肉,端来给我,我也会直接连碗一起,扔到院子里。

每次看到婆婆躲在角落里唉声叹气,用手擦哭红了的眼睛,我都没好气地想:“谁让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活该孤独到老。”

07

又过了几年,我的儿子和女儿相继都长大了,婆婆养的那个女婴也长大了,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茹茹。

茹茹常常扑闪着她的大眼睛,怯怯地来到我们院子里,与我的儿子和女儿一起玩。

看到我,她还常常会凑过来,轻声地喊:“妈妈。”,可她的这声妈妈,换不来我丝毫的柔情与回应,我从来没有搭理过她,更没有给过她一丝的笑脸。

渐渐的,她长大了,也慢慢从我的脸上读出了些什么,她过来我们院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直到后来,她再也不来了。

反而是婆婆,总会时不时来到我们这边,趁着我干活时,在我耳边絮絮叨叨地说,她的年纪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茹茹以后该由谁来照料。

我每次都装作听不到,她自说自话,自觉无趣,便讪讪地离去了。

08

我将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儿子和女儿,从小到大,对于他们的要求,我几乎有求必应。

只是,他们俩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差。儿子从小调皮,心就没在学习上,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去南方打工了。

女儿本来学习还好,可上了高中,就与同班男生早恋,高中还没毕业,也辍学了,被我逼着去读了一所卫校。

而同年,婆婆却跑来告诉我,茹茹考上了省城太原的一所重点大学,可是,她一个老婆子,根本没能力供茹茹读书,想问我们借些钱。

我一口回绝了,我总觉得,婆婆这分明是在嘲笑我自己的孩子不成材。

婆婆这次没有再继续求我,只是默默流下了两行泪,叹息了一声,就离开了。

09

后来,茹茹没有去上学,而是早早地嫁到了隔壁村子的一户普通人家,过上了同村庄里的所有年轻媳妇一样的日子,无非就是生孩子,在家里带孩子,等到孩子大了,扔给公公婆婆,和丈夫一起外出打工。

只是,她每个月都会给婆婆汇来一笔钱,因为邮局的快递员,每个月月底,都会骑着自行车,在门口喊着让婆婆取钱。

去年冬天,89岁的婆婆去世了。

弥留之际,婆婆嘴里喊着的,一直是我的名字,我和刘安定连忙冲到了隔壁院子里。

此刻,婆婆老泪纵横,用那骨瘦如柴的手,从炕席下面,摸索着拿出了一张存折,说里面有7万元,这些年,茹茹打给她的钱,她都没舍得花,现在她将钱留给我,希望我能原谅她,当年出了那件事儿,她也难过了一辈子,哭了一辈子。

“茹茹是个好孩子,以后你们认下她,好歹给她个娘家吧!”婆婆说完这句话,就离去了。

10

我本来以为,我会高兴,因为在我的心里,婆婆一直就是杀了我女儿的刽子手。

可是此刻,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是呀,这么多年,我一直执着于那件事情,可事实上,那件事情,真的也是个意外。

一旁的刘安定大概是想起了婆婆对他的好了,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之后,茹茹果然每年都会带着礼品来看望我们,还常常打电话问候我和刘安定的身体,我知道,懂事如她,这一切,必定是婆婆叮嘱的,不过,她一直都称呼我和刘安定为“阿姨,叔叔。”

我也曾想过,让她称呼我为“妈妈”,因为她这辈子,也真是个可怜,从小到大,都没有个妈。

只是,看到她因为常年打工劳碌而瘦弱的身影,我沉默了。

如果当初,我能把钱给她, 让她读大学,如今,她的生活,肯定是另一番光景。

其实,我笑婆婆是个刽子手,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