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优质文章  »  母亲死后,父亲和三儿成为了我的敌人

母亲死后,父亲和三儿成为了我的敌人

01

当沈泽拥着苏妍时,只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有没有一种罪恶感。”

那一秒,身旁的人侧头看着他笑了笑,嘴角是一个很是桀骜不驯的弧度。

好像她从来都是这样的,目中无人,凡尘世间所有东西在她眼中都不过尔尔,定然是个冷性子,从他们见面的第一眼沈泽就知道。

第一眼?他们见面的第一眼,是在苏妍的姐姐苏琪的订婚酒会上。沈泽,是苏琪的未婚夫。

而现在,他已经是苏琪的新婚丈夫。

说什么罪恶感?哪里会有什么罪恶感,那个夺走了自己一切的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有罪恶感,自己为什么要有罪恶感?

苏妍笑了笑,眼眶涩的难受,但就是强撑着不肯落下泪来。

看着女人强忍不哭的神情,沈泽还是有些心疼。

越是这样外表强硬的女人,脆弱起来越是容易让人怜惜。

反正在沈泽的印象里,从没见苏妍哭过,倒是她那个姐姐,动不动就喜欢梨花带雨的哭上一哭。因为通常只要她哭上一哭,什么事情都就解决了。

在她父亲那里是这样,在自己这里当然也是这样。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在自己面前伤心流泪,沈泽自然也不例外。

可苏妍就是不一般,多少次见过她出丑丢脸的模样,就不见她掉一滴眼泪。眼神里的冷漠得让人不敢靠近,如今偏偏又学着人家勾引自己。

想到这里,沈泽问了问苏妍的眼角:“我一直都知道你的目的,我这么配合你,你是不是应该感激一下我。”

话音刚落,身下的女人清浅一笑,双手主动缠上了他的腰际。虽然开心她的主动配合,但显然这不是苏泽想要的。

02

“苏妍,我要的可不止是你的身体,我要你的心。”

不过一句话,就让女人冷下了脸色:“我们都是别有居心的,我对你要求不多,你又何必向我提出这么多的要求?”

还是那副伶牙俐齿,逼得自己无言以对。

沈泽暗自摇了摇头,真是败在了这样一个女人的手里。算作惩罚她,稍稍加重了动作。

休息了片刻,沈泽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后头冲着苏妍说:“我得先回公司了,你休息一下,东西我留在桌子上了,后面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

苏妍点头示意自己知道,扯过被子又躺在了床上。这样一番折腾,她现在累得要死,想着所有事情等到一觉睡醒了再说。

看了一眼躺下睡觉的人,沈泽无奈的笑了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特别。

03

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很尴尬,一场订婚酒会,她仿佛就是来砸场子的。穿着奇装异服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笑着问自己名义上的姐姐一句:“凭什么小三的女儿也配得到幸福。”

然后她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甩了一巴掌,力道之大,白皙的小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红。

可她还是笑,笑的那样无所谓,问自己的父亲:“说句实话你怎么还恼羞成怒了,爸?”最后那个称呼,仿佛是一句讽刺,听来怎么都不像那么回事。

那时候沈泽还震惊,苏琪这样温柔的女人,怎么会有那样的一个妹妹。

后来才知道,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琪温柔,是因为全家人都把温柔给了她,才造就了她这样温柔的性格。而对于苏妍就不一样了,大概是从小就无人保护,所以她身上总是布满倒刺,容不得别人靠近的样子。

然后,沈泽就莫名其妙关注起了这个特殊的女人。

那个时候,还觉得这样对苏琪不好,毕竟她温柔可人,对自己更是千万般上心,总觉得这样是在背叛自己的未婚妻,可是对于苏妍确实越看越喜欢。

那是个聪明的女人,轻而易举看穿了自己的感情,也不经意间窥探出了自己最真实的目的,接近苏琪的目的。这样细致的心思,让沈泽不得不佩服。

沈泽也知道她的目的,既然彼此心知肚明,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所里两个人没说上几句话就先发生了所有不该发生的事情。

肉体才是交流感情的桥梁。

苏妍在他的面前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苏琪的怨恨。或者说,对他们家里人怨恨。沈泽并不知道他们之间详细的恩怨,但是对于他们家里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

苏妍的母亲十年前出了意外,是车祸,当场丧生,连医院都没来及去。

那场车祸情况很严重,两车相撞,总共五个人,两个当场丧生,一个抢救无效身亡,苏妍是其中一个幸存者。

不清楚状况的人或许都觉得是场意外,可是沈泽知道这件事情的内幕,苏妍的母亲刚刚继承了父亲的遗产,这个时候出了意外,那一大笔钱就落到了女儿苏妍和丈夫苏成坤手里。

所以,此刻苏妍出现在自己身边,一定是别有所图。

那么苏妍到底有什么目的呢?而那场车祸又是个怎样的阴谋呢?今晚九点,准时更新续集(不收费哦)。

关注我,九点后点击头像,第一篇文章就是续集。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

走过几十个城市,也爱过几个人,虽然都爱而未得,不过依旧相信总有一个人在未来等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厦门等你。

本文为恺悦文化独家作品,抄袭必究。

本文作者:顾北柠,恺悦文化专栏作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