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优质文章  »  鲁迅真的从没爱过他的正室妻子朱安吗?朱安为什么备受冷落还愿意守在他家?

鲁迅真的从没爱过他的正室妻子朱安吗?朱安为什么备受冷落还愿意守在他家?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鲁迅对朱安的态度是很有问题的。

诚然,鲁迅和朱安的婚姻没有感情,但当年清末时期中国的客观环境就是如此。

不要说鲁迅母亲所在的绍兴乡下,就算大城市也是父母之命,没听过谁自由恋爱的。

既然母亲已经为你安排好的婚姻,朱安又不是性格暴躁、有恶习或者很讨厌的人,就应该好好相处。

自然,鲁迅有追求爱情的权力。在当年,鲁迅可以合法的纳妾,这没有谁拦着你,比如后来的女学生许广平。

但对于正妻朱安,性格温和又比较懦弱,还是应该善待的。

然而,鲁迅对于朱安则不太好。

双方一起生活几十年,竟然行同路人。

鲁迅把一家人接到北京住后,并没有与朱安同房,而是自己住在前院,朱安就住在中院,两人每天就此擦肩而过,就像陌生人一样,连普通朋友关系都做不到,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有时候有些必须要回答朱安的话,鲁迅也只是嗯一声敷衍过去。

后来人回忆,每天鲁迅和朱安基本只说这2句话。早上朱安问鲁迅:开大门吗?

鲁迅回答:开。

晚上朱安问鲁迅:关大门吗?

鲁迅回答:关。

朱安向他要家用钱,才会多讲两句,比如“要多少?”或者再顺便问一下“什么东西添买不添买?”这种已经算是较长的话了,一月之中,不过一两次。

双方也几乎没有性生活。鲁迅自己和朋友说,一年两人也就几次而已。

朱安其实出身在绍兴知书达理的人家,祖上做过县令,父亲一代经商为生。而鲁迅的周家早已败落,加上鲁迅爷爷的科举舞弊案导致家族名声很差,口碑也不佳。

这段婚姻算得上门当户对。

同时,两家还有些亲戚关系。

朱安是鲁迅本家叔祖周玉田夫人的同族,平日跟鲁迅的母亲谈得挺投机,婆媳关系非常亲密。亲戚们和朱安也很不错,都称她为“安姑”。

朱安懂礼仪,守规矩,烧得一手好菜,针线活也很好,尽管识字不多,却为人谨慎,寡淡无欲。

在当时的中国人眼中,这种女人就是相当不错的。

根据绍兴传统,朱安比鲁迅大三岁,女大三抱金砖吗。

1901年两家订婚,鲁迅知道但没有反对,后来一直在日本读书,拖了6年之久。

1906年,朱安已经27岁,在当年绍兴来说相当于37岁,再也不能拖着不嫁了。于是,鲁迅母亲被迫用病危的电报,将在日本的鲁迅骗回来完婚,鲁迅同样没有反对。

由此,朱安就开始了不幸的生活。

婚后几天,鲁迅就离开绍兴去了日本。开始是常年见不到鲁迅,只能和鲁迅母亲作伴13年之久。

后来和鲁迅住在一起,也行同路人,平时几乎不接触,连衣服都是分开洗。

你说矛盾,双方也没有什么矛盾。

鲁迅母亲曾问鲁迅,朱安到底那里不好?你这样嫌弃她。

鲁迅说,与她谈不到一块去。

母亲再问,如何谈不来?

鲁迅说,她有些自以为是。有一次我告诉她,日本有一种东西很好吃,她说,是的,是的,她也吃过。

其实这种东西不但绍兴没有,全中国也没有,她怎么能吃得到?

她的每一个小错误,放在鲁迅那里,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但即便如此,以前的中国妇女都是很贤惠的,朱安还是尽力照料婆婆和丈夫。

虽然朱安性格懦弱,不适合处理外务,但家里的事情她还是力所能及都做了。

书上是这么写的:她会烧菜做饭,照顾婆婆时,就挑一些软的易消化的东西煮,口味也不错。而对于鲁迅,她才真正拼尽全力花足了心思讨好。

鲁迅平时不与她说话,她只好从他的剩菜里去观察,判断出他到底喜欢吃什么。

每当客人到来,她便乐于做女主人该做的事,端茶送水,来去无踪。

她想讨好鲁迅,却从未提出过的自己的要求,只想靠默默的付出来感动他。

可惜,一切付出都是0。

朱安一度特别想要一个孩子。但鲁迅即便和朱安住在一起时,一年不过几次而已,这么容易怀孕吗?

鲁迅母亲一直因为没有孙子,心有不甘,也曾经抱怨过几句。

朱安不无悲凉地说:大先生一天连句话都不和我说,我又怎么会有自己的孩子呢?

就算活成这样了,朱安还是像传统妇女一样,维护这段婚姻,而且始终站在鲁迅一方。

有一次,鲁迅的母亲做寿的时候,朱安做出了让人惊讶的举动。

当时家里来了许多客人,朱安穿戴整齐地从房间走出来,跪在地上说:“我来周家已经这么多年了,虽然大先生不喜欢我,但我不会离开周家的。倭生是周家的人,死是周家的鬼,后半生我就侍奉我的婆婆。”

此举博得了很多亲友的同情,但又引起鲁迅的反感。

20年代,鲁迅开始和女学生许广平同居,没多久许广平怀孕。于是许广平成为鲁迅的妾,但朱安才是正妻,鲁迅始终没有和朱安离婚。

换成一般女人,肯定对许广平特别嫉妒,也极度这个孩子周海婴。

但天性善良的朱安恰恰相反。

她对人说:大先生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等我百年后,这个孩子自然会给她斋水,不会让我做孤魂野鬼的。

朱安对周海婴相当好。

周海婴多年后不无深情地回忆道,鲁迅先生逝世的当月,朱安就托人转告他们母子,欢迎他们搬去北平与其同住。

她说:“许妹及海婴为堂上所钟爱,倘肯朝夕随侍,可上慰慈怀,亦即下安逝者。”她“当扫住相迓,决不能使稍有委曲(屈)”,还愿意“同甘共苦扶持堂上,教养遗孤”,她不但将他们母子两人的住房都做了安排,甚至还说“倘许妹尚有踌躇,尽请提示条件”,她“无不接受”。她的为人坦荡和对许广平母子二人的体贴,周海婴多年之后提起仍感怀不已。

朱安这个人虽然性格懦弱老实,但却颇有骨气。

鲁迅去世后,相当巨大的遗产都被许广平继承,朱安和鲁迅母亲只有北平的一个房子。

这两人都是家庭妇女,没有赚钱的能力,随后主要靠许广平和周作人按月给钱。

随着物价飞涨,这些钱也就勉强够吃饭,连买取暖的媒都不够。

好在还有周作人这个汉奸儿子帮忙,日子勉强维持。

几年后,鲁迅的母亲病逝,朱安整整照顾了她38年之久。

此后,朱安就拒绝了周作人的钱。一是周作人做了汉奸,二是周作人和鲁迅已经闹翻,甚至动手打架,朱安不愿意收他的钱。

而许广平没多久就借口邮路不通,不再寄钱。

朱安生活立即陷入极大的困难中,每天的食物主要是小米面窝头、菜汤和几样自制的腌菜,即使这样,也常常难以保证,最后开始挨饿受冻。

到了1944年,66岁的朱安实在活不下去,连鲁迅母亲养了多年的一只老猫都被迫丢掉了,因为没有猫食。她为了活下去,被迫出卖少量鲁迅的藏书,以换取生活费。

此时自称邮路不通的许广平突然写信来(不是不通吗),以鲁迅夫人自居,不允许朱安随便处理鲁迅遗物。

朱安第一次发怒:你说要保护鲁迅的遗物,那我不也是鲁迅的遗物吗?谁保护我了。

朱安生活困难的消息传到社会上后,各界进步人士纷纷捐资,但朱安始终一分钱也没有拿。

朱安虽然穷,但还是有骨气的,不愿意接受别人施舍丢了丈夫鲁迅的面子。

一次,有个报馆的人愿赠她一大笔钱,条件是只要交给他鲁迅部分遗物。她当场表示“逊谢不收”。同时也拒绝提供鲁迅先生的任何遗物。

又有个艺术团体的理事长要送她一笔钱,她“亦婉谢”。

正是由于朱安的悉心照料,鲁迅在北京的故居和遗物才得以完整保存。

随后,穷困的朱安健康每况愈下、在1947年,她签署了有关鲁迅遗产及著作权的文件,把权益全部转移给鲁迅和许广平的儿子周海婴,并没有留给婆家人。

1947年6月29日凌晨,朱安孤独地去世了。

去世的时,身边空无一人。无人为她守灵,无人为她张罗身后事。

临终前,她泪流满面地说,希望死后葬在大先生之旁。她想念大先生,也想念许广平和海婴。

在去世前1天,朱安对记者说:“周先生对我并不算坏,彼此间并没有争吵,各有各的人生,我应该原谅他”

但她最后的愿望也没有实现。朱安的墓地设在西直门外保福寺处,连墓碑都没有,当然也没有和鲁迅埋在一起。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69个春秋,孤独地度过了四十多年的漫漫岁月。

其实那个年代婚姻几乎都是包办的,但夫妻大体能够相处不错,很少有这么夸张的。

比如李大钊的妻子赵纫兰,也是包办婚姻,感情却非常好。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不是萨沙嘴贱,个人感觉还是鲁迅的性格问题。这个人做事比较极端,感情也是如此。

退一步说,两人相处好歹20年,就算养条狗也有比较深的感情,况且朱安又没有什么过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