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优质文章  »  好闺蜜抢了我的男朋友,我却给他们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

好闺蜜抢了我的男朋友,我却给他们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

01

“有时候是真的觉得难过,明明自己很努力很努力的去生活,还是要承受着生活给的打击,觉得自己像个溺水的人,拼命挣扎着,还要煎熬着感受生命力从身体中一点一点抽离。

有时候真想把插在身体上的这些冷冰冰的仪器全都拔掉,因为有时会觉得,死亡都成了一种解脱。我真想见见他,可是,我也真的不想他为我难过。”

卢晓倩看了看笔记本上的字,又看了看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眼睛酸涩的难受,这个女人,是自己最亲近的挚友,也是自己最记恨的小三,可是如今看着这个最破坏了自己的爱情的人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自己却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

当初卢晓倩和陆毅成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想着把自己最亲近的朋友介绍给男朋友的,可是谁能像到,常在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闺蜜抢夺自己挚爱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起初只是三个人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虽然是比较诡异的三人行,但是向来大度的卢晓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也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的男朋友之间会有什么。

直到有一次陆毅成跑去浴室洗澡,卢晓倩觉得无聊就拿起了他的手机翻看,轻而易举的用自己的生日试开了陆毅成的手机密码,然后就看到了尚梓偌发给他的微信消息。

“我很想你。”

屏幕上的四个大字清清楚楚,看在卢晓倩的眼睛里,像是一种莫大的嘲讽。

往前翻看了一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他们之间的暧昧,无一不在显示着自己的天真。

02

那一秒,突然觉得自己像个不折不扣的傻子一样被人蒙在鼓中,自己最信任最亲近最重要的两个人,给了自己最不堪的背叛。

看着浴室中的身影,卢晓倩突然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肮脏,前所未有的绝望。

但是理智控制着自己没有直接冲上去直接甩那个男人一巴掌,而是在他出来之后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浴室,开始用温热的水拼命冲洗自己的身体。

卢晓倩觉得,自己的好姐妹和自己共用了一个男人,他们也曾像今天这样在床上痴缠,那个男人对自己说过的动听情话,也曾在另一个女人的耳边温柔呢喃,对自己许下的承诺,也是对那个女人的誓言。

明明刚入秋,可是为什么觉得,天气已经变得那样寒冷了呢。

卢晓倩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处理这样尴尬的感情与关系,撕破脸无非就是三个人的难堪,可是从内心深处来讲,卢晓倩还是深爱着陆毅成的,尽管这个男人给足了自己背叛,可是爱情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内心的怨恨可以消解的。

尽管仍旧和陆毅成维持着情侣的关系,可是对于尚梓偌,卢晓倩却开始有意的疏远。不再约她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不再允许她出现在自己和陆毅成的二人世界之中。

不知道尚梓偌到底是做贼心虚还是玲珑心思,卢晓倩态度一转变,她就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和陆毅成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她就开始主动躲着卢晓倩,甚至直接在公司递交了辞呈,避免了两个人在公司见面的机会。

起初还是私下和陆毅成有着联系,卢晓倩旁敲侧击过许多次,也能感受到陆毅成的闪躲,可是暗中调查之后,发现他们还是有着往来。

03

这么多天的隐忍与怒火,终于在陆毅成第三次和自己打听尚梓偌的时候全面爆发。

摔碎的餐盘像是他们破碎的感情,陆毅成看着满地碎片,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样沉静的表情,好像是早有预料。

“陆毅成,你什么意思!”卢晓倩眼眶红肿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所有隐忍委屈都在这一瞬间爆发,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后者却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晓倩,是我对不起你,我爱她,可是现在……梓偌她失踪了,她在这个城市没几个朋友,我原以为,你能知道她的去处。”

卢晓倩苦笑,当初自己深爱的,也是这个男人的沉稳,如同他此时面对这番情景,仍旧不动声色的这般沉稳。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那个贱人,既觉得她有脸来见我吗!”咬牙切齿的说了这样一句话,陆毅成抬眼看了看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

只是在桌上放下一张银行卡:“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晓倩,我们分手吧,这个……当做补偿。”

卢晓倩抓起那张银行卡蒙的甩在陆毅成的脸上,力道之大,直接在他眼角留下一道红痕,可是那个男人最终也是什么都没再说,转身离开,留下卢晓倩一个人在身后泣不成声。

自从陆毅成离开之后,卢晓倩一个人在公寓里沉沦了一个星期,她一直以为陆毅成离开是和尚梓偌一起双宿双飞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那人问她:“请问,您是尚梓偌的家属吗?”

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卢晓倩只剩下厌恶,于是想也没想的挂断了电话。

可是那人仍旧固执地打进来,最后卢晓倩实在是觉得不耐烦了,她才忍着脾气接起来,没好气的问了句:“干嘛?”

04

“是这样,我们是市人民医院的,这里有一位叫尚梓偌的病患,身体状况十分不乐观,但是她一直要求我们联系上你,所以才冒昧打了这个电话。您看如果有时间,是不是来这边看一下,她现在情况不稳定,还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一直到对方的人挂断了电话,卢晓倩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什么,尚梓偌怎么会住院,状况不乐观又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到底是关心,还是好奇心,反正等到卢晓倩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站在了尚梓偌的病房的门前。

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推开了那扇门,躺在病床上消瘦得不成样子的女人,卢晓倩都不敢认,不敢相信前些日子还那样漂亮,那样有生气的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如此消瘦,脸色暗黄,嘴唇是微微泛白。

见到自己,尚梓偌牵扯出一个微笑,动了动嘴角,又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艰难的抬起手招呼卢晓倩做到床边。

等到卢晓倩木然的靠近了她之后,才听到她虚弱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晓倩,我知道你怨我,可是……我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是真的爱他,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争什么,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只是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感受一下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感觉,晓倩,对不起……”

明明应该是怨恨的,可是看着她这样悲戚的表情,虚弱的模样,卢晓倩就再也恨不起来了。

看到她颤颤巍巍的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笔记本,卢晓倩拿起来,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都是对自己的亏欠,以及对陆毅成深深的爱。

越是往后翻,卢晓倩越是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原本在心里咒骂了千遍万遍的女人,此时此刻就躺在自己的面前,低声下气说着自己的亏欠,可是卢晓倩现在却说不出一句埋怨的话。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想他见到的,留在他记忆中的,永远是他初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最美的样子……”

“本来,我也不想让你知道,可是总觉得,我应该和你认认真真的说一句……对不起。”尚梓偌虚弱的笑了笑,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急促的像是她这短暂的一生。

05

卢晓倩离开病房的时候都没有办法接受刚刚了解到的一切,癌症晚期,尚梓偌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原来她那头秀丽飘逸的长发,都不过是带了假发的效果,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她一个人已经经历过了许多次的化疗。

想到那个女人曾经一个人撑着虚弱的身体,孤单对抗着病魔的侵袭,卢晓倩的心里就觉得难受,蹲在路边,静默落泪。

真是,这个女人啊,让自己恨都没有办法恨得彻底。

卢晓倩终究还是去见了陆毅成,就因为尚梓偌写在笔记本最后一页上的那行小字“真的希望生命留给我的时间再长一点,让我在他身边呆的久一点,今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办法穿上婚纱,站在那个人面前了。”

卢晓倩终究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了陆毅成,哪怕就当是为了完成那个女人弥留于世间的最后一个心愿。

知道真相的陆毅成终于再也维持不了他那一份与生俱来的沉稳,怔怔的看着卢晓倩,眼泪不由分说的从眼眶挣脱。

他给了尚梓偌一个婚礼,在卢晓倩的帮衬之下,替那个女人准备了一场婚礼。

尚梓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穿上那件婚纱,身边站着的新郎会是陆毅成。

尽管这场婚礼没有司仪,没有亲朋好友,到场的,只有卢晓倩一个,她也仍然在陆毅成温柔的目光里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笑容平静又安详,那是幸福的表情吧。

而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卢晓倩不知道她是在对谁说,好像是对陆毅成,又好像是在对自己,或者是对他们的爱情。

06

尚梓偌没有亲人,所以陆毅成替她准备了葬礼,那一天,这座城市飘下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在那座冷冰冰的墓碑前,卢晓倩听到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缓缓开了口。

“其实,我和梓偌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她是我的初恋。后来……我搬家去了别的城市,她的家里也发生了变故,就渐渐的断了联系。”

卢晓倩静静地听着他絮絮诉说,没有回应。

“我一直以为我早就把她埋葬在记忆深处了,可是那一天,你带她来见我,所有的感情防线在那一瞬间全部崩塌,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我自以为的忘却,一直都是我自以为是罢了。”

卢晓倩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哭了,他内心的难过,从他颤抖的声线中感知得一清二楚,那样巨大的悲伤,好像快要将这个男人淹没了。

甚至他们之间彼此的深爱,都让卢晓倩觉得自己更像是第三者。

“对不起……对不起……”

又是一句不明对象的抱歉,对着墓碑上笑靥如花的女人,却又像是对自己说。

卢晓倩笑了笑,笑得眼泪都掉下来,却还是上前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轻轻地抱了抱他。

然后一个人,转身踏进风雪。

—END—

今日讨论:听说你们喜欢纯爱故事,所以我又发一个。其实这个故事,谁都没错,谁都是好人,到最后,只能祝福他们,同时也祝福看故事的你们。

欢迎大家分享留言。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

走过几十个城市,也爱过几个人,虽然都爱而未得,不过依旧相信总有一个人在未来等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厦门等你。

本文为恺悦文化独家作品,抄袭必究。

本文作者:顾北柠,恺悦文化专栏作者。

热门文章